阿瓦隆2怎么玩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 > 國內新聞 > 正文

風云百年 細看西門子公司的六代沉浮_0

未知 2019-06-08 14:04

  不久前,德國工業巨頭西門子公司首開先河,向世界宣布:由于德國政府執意取消核電,西門子公司將完全退出核能領域。

  其實,一直以來,西門子因核能問題已經遭受了頗多非議。早在1997年,時任西門子股份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的海恩里希馮必樂在接受德國《鏡報》采訪時就曾說:核能只占西門子銷售額的2%,但西門子身上90%的罵名都是核能招來的。

  盡管現任首席執行官彼得羅旭德表示,退出核領域對于西門子來說意味著一個時代的結束。但或許,西門子在其他業務上的優勢,能夠得以更加強勢的彰顯。

  在德語中,康采恩一詞是指多種企業組成的集團,而西門子,就是歐洲最大的電氣和電子康采恩。

  這家于1847年由維爾納馮西門子與約翰喬治哈爾斯克在柏林創建的公司,至今已沿襲至西門子家族的第六代。160多年的沉浮,西門子家族的傳奇故事未完待續。

  電氣先鋒

  發明與創造,與西門子家族的興衰榮辱相伴相生。西門子公司創始人維爾納馮西門子曾服役于普魯士軍隊,并在服役時期就讀于炮兵工程師學校。在那里,維爾納掌握了必要的技術知識,并結識了機械師哈爾斯克。之后,兩個人將許多發明變成了商品。

  1847年,維爾納發明了指針式電報機和遠程電報線路通信。這項弱電工程領域的發明推進了電信時代的來臨。1849年3月28日,普魯士國王弗里德里希威廉四世當選為德意志繼任國王。此時,西門子及時接通了法蘭克福與柏林之間的線路,選舉的結果在法蘭克福的保羅教堂公布后,迅速傳到了柏林,西門子公司一時名聲大震。

  但由于技術尚不成熟,加之對線路鋪設工作操之過急,西門子鋪設的電報網因持續的干擾問題,惹惱了客戶,喪失了大量訂單。

  好在,聰明的維爾納從一開始就意識到了這樣的風險。所以,他很早就嘗試將自己的技術開發多樣化。他提出了一項基本原則,公司將在所有的電氣領域內采取行動,但絕不會再超越這個范圍。

  彼時的西門子,一方面生產鐵路信號和專門為英國市場設計的水表,另一方面,也生產所謂的酒精測量工具,協助俄羅斯稅務部門確定酒稅的高低。雖說這兩者最開始的盈利不太大,但憑借此業務,公司留住了那些很難找到的具有專業技術的人才。

  1866年,維爾納又研發成功了直流發電機。這項強電領域的重大發明迎來了電氣時代,成為今天發電站、高速傳動系統、電氣化交通技術等電氣設備的源頭。

  對維爾納來說,技術先鋒是西門子自我意識的主要組成部分。在長達一個世紀的時間里,來自西門子家族的繼任者們相繼被培養成為公司接班人,使得公司對技術追求的連續性得以保持。

  威爾海姆西門子是維爾納的第二個兒子,在完成技術學業后于1879年加入公司。在執掌西門子期間,威爾海姆在制訂長遠策略方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一個多世紀之前,使用電燈仍然是一件奢侈的事情,1881年,愛迪生的照明系統引起了巨大的轟動。但當時用碳化的竹纖維作為燈絲的電燈造價較高,購買一盞需要6.5馬克,比砌磚工兩天的收入還要高。威爾海姆聘用了化學家維爾納博爾頓,成功研制出一種用鉭做的燈絲。鉭燈于1905年打入世界市場,這是第一個真正成功使用金屬燈絲的白熾燈,僅在德國就生產并銷售了5000萬只。在美國、英國和法國,這種燈的生產一直持續到一戰期間,所有的燈絲都來自西門子公司。

  在西門子用以陳列創始人功績的公司博物館中,從20世紀30年代的半導體、70年代的計算機斷層掃描技術、80年代由電氣技術引發的高速電氣列車、城市電氣輕軌,到最新的西門子手機,都被收錄其中。

  如今,西門子每年拿出營業額的大約7%用于研發項目。在上世紀90年代,這個數值達10%,遠遠高于同類企業。與之相對應的是,遇到不景氣的年份,競爭對手會大規模縮減研發投資,以換取強差人意的利潤報表。但這種現象,從未在西門子身上發生過。

  政治公司

  也許,找到與西門子一樣對技術推崇備至的企業不難。但是,世界上卻很少有其他公司像西門子一樣,始終走在與政治共生的道路之上。

  從一開始,維爾納和他的兄弟們就游走于德英政府、各種經濟協會之間,將自己的業務網絡化。利用普魯士軍隊電報通信咨詢人員的身份,在公司成立前,維爾納就爭取到了許多足以打響旗號的訂單:鋪設從柏林到法蘭克福的電報機路線和萊茵蘭地區的其他路線、搭建印歐之間(加爾各答-倫敦)的電報路線等。

  由于與政府建立了良好的關系,西門子在郵政、軍事等壟斷行業的位置牢不可破。19世紀50年代,西門子成功擠進了英國、俄羅斯市場。同時,更將觸角延伸到了中國。1872年,西門子向中國提供了第一部針式電報機;1899年,西門子在北京修建了中國第一條有軌電車。

  如果說,20世紀30年代,西門子曾獲益于德國的軍備擴充,那么,二戰德國的戰敗則給西門子造成了致命的打擊:國內工廠被俄國人拆卸殆盡、國外工廠被盡數充公、專利權被撤銷、許多員工在戰爭中喪生、董事會成員要么選擇自殺,要么被流放,同時,迫于當時納粹黨的行政命令,戰爭期間的西門子強制雇傭了大量的猶太人,這使得公司面臨巨大的經濟賠償德國一分為二,西門子公司也搬遷到慕尼黑,此時,西門子公司的命運風雨飄搖。

  然而,奇跡再一次降臨,良好的關系網再次給西門子帶來了轉機。1948年,維爾納的孫子,董事會主席赫爾曼馮西門子在被列為戰爭犯拘留3年后旋即釋放。許多人猜測:這緣于公司同占領國美國及其軍官團中眾多工業家之間的良好關系。與此同時,二戰后,年輕的奧地利共和國毫不猶豫的將西門子在奧地利境內的股份收歸國有,使這部分德國的財產免受盟軍的占有。當1971年德國人將所有奧地利公司統一為西門子奧地利公司時,奧地利政府在其中所占股份的比例高達43%。

  出獄后的赫爾曼帶領西門子走入了快速恢復期。1952年,西方大國批準德國公司在國外設立分支機構、進行資本參股時,西門子已經建好了非官方生意網,其中涉及的國家包括瑞士、奧地利、瑞典、西班牙、意大利、南非、日本、巴西和阿根廷。來自德國某部的公函顯示:西門子在公共事業、郵政系統招標和國有化工業中,尤受偏愛。

  1990年10月,兩德重新統一,西門子嗅到了大額生意的氣息。此時的西門子公司,掌門人幾經更迭,已迎來了外姓人。但這絲毫不影響公司一脈相承的文化。那時,市場對通信網絡、交通網絡和能源供給設施有急切的需求,西門子總裁卡斯克目標明確:西門子要在新聯邦中占據同在老聯邦中同樣的地位。

  為此,西門子接管了許多前東德的企業并將其現代化,解決了東部的就業問題。同時,公司投入了大量資金用于覆蓋區域的運營和服務網絡建設。種種舉動為西門子在兩德統一后的首年,贏得55億德國馬克的新聯邦訂單:包括鐵路交通系統和數據技術方面的官方和私人通信網絡建設。在這一年,西門子的銷售額則達到了40億德國馬克。

  西門子在中國的經營策略,同樣是借助政府的力量。1990年,西門子在中國成立第一家合資企業,生產數字電話交換系統。西門子入股北京國際系統有限公司,其余股份分攤到本土公司上,其中包括北京電話局。嘗到甜頭的西門子,相繼在中國開辦了50多家合資公司,共創造了40億歐元的銷售額。

  而隨著與政府的頻繁交往,西門子在中國獲得了大批有利可圖的國家訂單:如三峽水利工程、上海地鐵2號線和磁懸浮列車。

  新鮮元素

  上世紀90年代,在這個工程師思想占據統治地位的西門子內部,出現了消極的一面:革新者只有在技術可行的情況下才會有所行動。在時間就是金錢的當今社會,西門子忍受著這樣的窘境:產品比對手上市晚、賣的貴。而冗雜的決策系統、繁多的業務、由于壟斷滋生的惰性情緒,讓西門子負重前行。

  同時,隨著上世紀90年代市場自由化浪潮的襲來,國家主導采購不復存在,西門子在許多國家的郵政和電信企業中不再具有壟斷的優勢,面對真正意義上的全球競爭,西門子股價跌落超過一半,企業處于被分割的邊緣。

  1993年,彼得馮西門子作為最后一位西門子家族成員離開了公司領導層。這個被外界評價為行動緩慢的龐然大物,需要新鮮元素的激活。

  一坐上董事會主席的位置,海因里希馮必樂就開始了大刀闊斧的改革。雖在企業重組、削減開支上頗費心思,但馮必樂收效甚微。他意識到,自己發起的是一場全公司范圍的、促進人們改變思想和行為的運動,靠以前的管理模式是肯定不能成功的。1998年,馮必樂推出績效考核法。業界普遍認為,這是對西門子企業文化的突破。誰完成了指標,誰的腰包就會有感覺。這位CEO推出全新的管理理念,給處于古老歐洲心臟中的西門子注入的是美國式的充滿活力的績效文化。

  2005年1月,克勞斯柯菲德接過權杖。這是西門子歷史上首位教育背景是商業,而非工程的CEO。這也標志著西門子企業文化的偏移。在任兩年時間,柯菲德花費了近100億美元在醫療診斷和風力發電領域進行收購,并將表現不佳的通訊設備業務徹底分割出去手機業務賣給明基、通訊設備制造與諾基亞合并成諾基亞主導的諾基亞西門子公司,以提高公司的利潤率。柯菲德曾在公開場合表示:只有處于業界領先地位的企業才可能在投入巨額研發費用的同時持續保持盈利能力,而這是未來企業賴以生存的基石。

  在柯菲德的帶領下,西門子宛若新生:2006年集團運營利潤比2005年提高12個百分點,達到52.56億歐元,而2007年第一季度更是實現所有業務集團全面盈利,而且其中大部分業務部門的利潤額和利潤率均高于去年同期水平。

  然而,本應大有作為的柯菲德卻因賄賂門于2007年4月黯然下臺,這一事件攪亂了西門子的雄心壯志。分析認為,柯菲德激進的美式改革得罪了包括部分董事會成員在內的保守人士,同時也突破了強大德國工人委員會的底線,這才是柯菲德意外出局的最大原因。

  2007年7月,彼得羅旭德臨危受命,擔任西門子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上任后,羅旭德將原本的6大業務領域、15個業務集團縮減為3大核心業務領域,即能源、工業和醫療,并強調其綠色色彩。綠色產品和解決方案讓西門子再一次看到了希望。2010財年,西門子與環保相關業務組合創造了大約280億歐元的營收,比2009年增長了21.7%。同時,該業務已經占到集團總財政收入的36%。

  基于此,這家保守的德國公司,似乎開始放開了膽量,羅旭德表示,環保科技將在2014財年為公司創造超過400億歐元的營收。

  目前,西門子家族只控制公司10%的投票權,另外90%的投票權分散在60.7萬的非家族股東手里。西門子的第六代傳人納塔利馮西門子現在就職于西門子公司,但她已經不再擔當重要職務。盡管在她看來,家族企業的遺傳基因仍是西門子未來發展的源泉。


標簽
阿瓦隆2怎么玩